蚌埠市起重电机有限公司

热门关键词: 起重电机

小说:《魔路情侣》三:大学生活

  范丽华坐在铁窗前,表情木衲,心悸发慌,此时的她感到末日的来临。她知道,自己犯下的罪孽不可饶恕。这个曾经跟着杀人恶魔一起作案的女魔头,如今已经是网中之鱼。她用肮脏、狠毒的双手,亲手毁了七个家庭。此时此刻的她,是多么想逃巨网一样的囚笼,求生的希望对她来说,已经很渺茫了。罪恶的人生即将走到终点,她知道,自己狡辩想摆脱罪恶已经是天方夜谭了。还好,她的大脑没有失去记忆,这个大脑里,有她永远抹不掉的罪恶记忆。她尽管有点忏悔的,但是,这一切对她来说已经木已成舟,晚了。她看着白花花的监所棚顶,脑海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、过滤着,犹如放电影一样,将昨天的罪恶淋淋尽致展现出来。

  “欢迎新同学”的横幅悬挂在岛城师范学院的大门口,格外醒目。一位十五、六岁的小姑娘满头大汗走进校园,她背着沉甸甸的行李,来到了报名处。这时候,一位年龄比她大点的男孩来到她的身边,帮助她卸掉行李。她用手擦了擦汗水,对着男孩笑了一下,然后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这位刚入校园的就是范丽华,个子矮,年龄小,吸引了很多人惊异的目光。

  “你是哪里人呀?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。”男孩看了一眼范丽华,顺便问了一句。

  “真的呀,我也是B市人,这么巧呀,我听你的口音就像,我也不敢确定你就是B市人,这么说,咱俩还是老乡呢。我交范利民,是去年来的学生,你呢?”范利民向范丽华简单介绍了自己。

  “我叫范丽华,在这里遇到老乡真好。”范丽华听到范利民说自己也是B市人,感觉两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。

  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咱们都是老乡,以后有什么事情互相照应一下,我比你大,咱们都姓范,以后你就叫我哥哥好了。”范利民高兴地说。

  在范利民的帮助下,范丽华一切安排妥当。范丽华说:“哥,多亏你了,要不然我一个小姑娘都不知道咋办好了。”

  范利民笑了一下,然后抬抬头,看了一下天气说:“一会就要下雨了,我先回去宿舍了,以后我在过来看你,有困难你就说一声,我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。”

  “真的吗,我的哥好厉害,铸铝电机壳以后就麻烦你了。”范丽华惊讶起来,他惊讶的是,在这里不仅遇到了老乡,而且还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,以后的日子会好起来的。范丽华想到这里,声音提高了一下。

  范利民离开范丽华,回到老了宿舍。他一边走一边想,这么新来的小老乡还挺有意思的,活波开朗。

  这个院校因地势建在岛城的西山坡上,对面就是浩瀚无际的大海,推开窗户,就能听到汹涌的波涛声。范丽华所在的女生宿舍距离范利民有三百多米,从女生宿舍到男生宿舍要翻过一个小山坡,为了学生出行方便,不被风吹日晒和风雪的侵扰,学院在小山坡上搭建了拱形的文化长廊,长廊里悬挂的都是学院的历史名人和名人名言。长廊的二百多个台阶都是顺着缓坡而上。

  范利民穿过长廊,来到了自己的宿舍,他躺在床上,头枕着双手,望着窗户外面的乌云,心里不免有些惆怅。

  范利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回家了,每逢寒假,暑假,他都是在岛城进行勤工俭学,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。

  范利民的父亲身体不好,在B市开了一家修理自行车铺,骑自行车的人少了,他的生意也就越来越淡,有的时候,几乎没有收入。母亲在B市一家干洗店打工,工资很少,不到百元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工资普遍不高,如果能找到干洗店这样的活也算是体面的了。范利民还有一个妹妹,正在上中学。家里还有爷爷、奶奶,身体都不算好,范家的收入少,生活很拮据。

  这次看到了范丽华,如同看到亲人一样温暖,他不由的想起了远在B市的妹妹和父母、爷爷、奶奶。

  一位女同学在一旁冷嘲热讽地说:“不就是个大海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大海有什么好,铸铝电机壳还不如我们的大兴安岭呢。”

  不一会,又有几个女生进来,大家开始整理床铺,谁也不说话。还是范丽华打破了僵局:“各位同学,大家都是新来的,分到一起咱们就是缘分,这样吧,咱们都是住在一个宿舍,互相介绍认识一下吧。”

  “好,咱们就一一介绍。我叫范丽华,今年15岁,来自汉东省B市。”范丽华快言快语,第一个向大家介绍了自己。

  “我叫丁茜,今年16岁,来自黑龙江大兴安岭。”说风凉话的女同学介绍自己。

  “我叫穆贵迎,可不是穆桂英,你们可别欺负我呀,今年16岁,来自湖北黄石农村。”穆贵迎拍拍自己的身板说。

  “我叫马达花,你们可别叫我马大哈。今年17岁,来自B市农村。”马达花说完哈哈大笑。快言快语的马达花说完,大家立刻捧腹大笑起来,尤其是穆贵迎,脑袋差点碰到床帮上。

  这八个姑娘数范丽华年龄最小,但是她很机灵吗,也有组织能力,她清了一下嗓子,站在寝室中央,双手叉腰,然后装模装样,模仿领导对大家说:“我说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你们几个,都是大姑娘了,还这么不严肃。咱们八个,我年龄最小,马大哈年龄最大。我是小妹,马大哈是大姐大。咱们是不是选一个人当寝室长呀,安排大家轮流值日。”范丽华说完,也忍不住笑了。马达花笑着推了范丽华一下“去,小屁孩,一边去,你还在这里装模装样,这么不懂礼貌,还叫我马大哈,我是马达花。”

  “我说的是马达花,不是马大哈,嘻嘻,哈哈。”范丽华躺在床上笑了起来,马达花一看,对几个同学说:“你们还不快点趁机收拾她一把。”大家一拥而上,扑向范丽华,有的用手挠痒,有的打屁股,大家嘻嘻哈哈,真个寝室立刻热闹起来。

  开学了,寝室的八个女孩全部分到了一个班级。马达花被大家推荐为班长,范丽华被推荐为副班长。这一大一小配合默契,一个月过去了,班级相安无事。

  “十一”国庆节到了,班级要挑选几名学生参加学院的文艺演出。马达花找到范丽华商量,班级有五十六名学生,分别来自全国各地,谁有什么特长目前还不知道,怎么向院校推荐呢。范丽华脑子转的快,对马达花说:“班长,我有个建议,咱们来个调查问答,谁有什么特长,写在问卷上,咱们不就摸清底细了吗?”

  按照范丽华的建议,采用调查摸底,很快掌握了全班五十六名同学的特长,其中喜欢唱歌的二十多名。会弹钢琴的只有何亚楠一人,会拉小提琴有丁茜和范丽华两人。会吹笛子的和口琴的有六人,铸铝电机壳季英彤喜欢唱豫剧。两人将摸底情况上报给班主任刘雯雯,刘雯雯听到汇报后,用河南话惊讶地说了一句:“天哪,我的乖乖,咱们班级这么多文艺骨干,这回我看看谁还和我的班级争第一。”

  参加全院校文艺汇演的只有八个名额,让谁去不让谁去,刘雯雯心里没底。范丽华说,在全班招募,看看都是谁报名参加,如果报名的人多了,咱们在考核挑选,如果报名的少了,就由刘老师您来指派,您看怎么样。

  刘雯雯没有想到,范丽华这么小的一个小丫头,注意还挺多的,就爽快的答应了。

  上课了,刘雯雯走进教室,向大家宣布了招募演员参加院校文艺汇演的事情,没有想到的是,大家谁也没有说话,教室里鸦雀无声。

  范丽华一看着急了,站起来就说:“大家都别不说话呀,这是好事,是露脸为班级争光的事情。”

  马达花也站起来动员大家报名。这时,有一个同学说,你俩一个班长一个是副班长,你们咋不报名?

  刘老师听到范丽华自己和马达花带头报名了,知道是她是在说假话,也是抖机灵,为了让班级顺利参加文艺汇演,刘老师说,是呀,她两个已经带头报名啦。

  马达花正在一脸茫然时,听到刘老师这样为范丽华打圆场,一下子醒悟过来,她对全班同学说,是的,我俩已经报上名了,现在还差六个名额。

  “我报名。”“我也报名。”“把我的名字也写上。”马达花话音刚落,整个班级立刻沸腾起来,争相报名。

  刘雯雯让范丽华进行统计报名的人数,经过登记清点,一共有三十人报名参加。这一下,又把刘雯雯难住了。

  范丽华建议说,这么多参加报名的,这样吧,让谁去不让谁去我和班长说了都不算,为了公平竞争,咱们班级来个比赛,来个末尾淘汰,去上的不要骄傲,去不上的不要垂头丧气。

  第二天上午,刘老师来到讲台上,对全班同学宣布比赛规则,让全班同学投票。经过两轮比赛后,三十个报名参加文艺演出的学生最后挑选出八个。

  这八个分别是范丽华、马达花、季英彤、丁茜、何亚楠、吴少华、何婉怡、齐大梅。刘雯雯老师宣布名单后,范丽华高兴起来,对马达花说“马大哈,八个人中,咱们寝室就占据了五个,一半以上,你说多牛。”马达花说:“小丫头片子,又叫我马大哈了。你还别说,咱们寝室的人就是厉害。”

  利用周日时间,范丽华、马达花组织大家排练节目。季英彤提议,让班长马达花写个剧本,大家也好按照剧本排练。

  马达花说,咱们院校有钢琴,我打听了,汇演时,舞台上有钢琴伴奏,学校还给提供小提琴。何亚楠弹钢琴伴奏,我和副班长范丽华拉小提琴,丁茜、吴少华、何婉怡、齐大梅、季英彤你们五人站在台上来个歌伴舞《绣红旗》,季英彤嗓音好,形象好,你饰演江姐领唱,丁茜、吴少华、何婉怡、齐大梅伴舞,当节目进行到高潮时,我们八人合唱。《绣红旗》大家都会唱吧,如果大家同意我们就排练。

  大家举手表决,一致通过马达花的建议。范丽华笑着说:“姐,你也不是马大哈呀,你是多才多艺呀。”“死妮子,我一会撕烂你的嘴。”马达花笑着说,然后用手轻轻拧了一下范丽华的脸蛋。

  距离学院文艺汇演还有两天,排练时,吴少华脚崴了一下,疼痛难忍。范丽华将吴少华扶到板凳上,然后脱掉吴少华的袜子就要揉脚。马达花说,不能揉,越柔越厉害,你看我的,我跟爷爷学过几招。说完,让范丽华躲到一边,自己伸出手来,左手抓手吴少华的小腿,右手抓住吴少华的脚,轻轻摇晃了两下,然后用力一拉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吴少华疼的龇牙咧嘴。马达花说,别呲牙裂嘴了,一个大姑娘家多难看,好了,你站起来试试。

  季英彤搀扶着吴少华站了起来,脚落地后,吴少华立马感觉不疼了。大家一片欢呼。刘老师走过来,看在眼里,然后说。谢天谢地,多亏马达花了,要不然,咱们班就没法参加演出了。

  两天过去了,文艺汇演如期举行。范丽华所在幼师班参演的节目《绣红旗》夺得冠军,刘老师站在舞台上,手捧奖杯,十分激动。

  范利民拿着相机走过来,让刘老师和参演的八位同学合影。看到范利民,范丽华说:“哥,能不能单独给我拍一张拿奖杯的照片,我好邮寄回家,让爸妈也高兴高兴。”

  范利民说:“行,当然可以,照吧。”范丽华拿着奖杯,摆好姿势让范利民拍照。马达花在一旁开玩笑说,你看看,你还拿奖杯照相呢,你有奖杯高吗。

  第二天上午,范利民来到范丽华的宿舍楼下送照片,范丽华看到自己拿奖杯的照片,十分高兴,上前拥抱了范利民一下:“谢谢哥哥。”范利民笑了一下说;“丫头,别这样,被人看到不好,会误会的。”

本文由蚌埠市起重电机有限公司发布于国际动态,转载请注明出处:小说:《魔路情侣》三:大学生活

TAG标签: 铸铝电机壳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